神秘的乐视网股东会,保安都比参会的股东多

 

(原标题:乐视网股东会保安比参会股东多,高管连说“困难非常非常大”)

神秘的乐视网股东会,保安都比参会的股东多

乐视网股东大会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乐视网(300104)把它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地点,放在了距北京市区百公里远的十渡景区云泽山庄会议中心内,这样的地点选择对于参会股东而言,显得不太“友好”。

地方够偏远。从北京市区打车到那里,车费要400多元。

你可以选择先入住酒店。

云泽山庄本身是一家四星级酒店,拥有各类客房277间。考虑到乐视网股东大会的召开时间是2月23日上午9时30分,且地处偏远,前往参会的股东中有人选择提前入住云泽山庄。

不过,有股东反映,在乐视网公布要召开股东大会的消息后,其随即在携程上提前订好了云泽山庄的房间,却在2月22日被携程客服通知该酒店当晚无法入住,要求改订其他酒店。按照携程方面给出的说法,云泽山庄正是因为乐视网召开股东大会而被“征用”了。

而云泽山庄周边,可供选择的酒店极为有限,而如果从市区赶赴会场的通勤时间则面临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参加当天股东大会的乐视网6名董监高成员之一的张昭,便是在会议开始之后才赶到现场。

可见的是,出席乐视网2月23日临时股东大会的股东及代表仅有19人(其中还有大量媒体记者),甚至还不如现场的安保人员多。

相比2017年7月那场股东大会,2018年2月23日的这场临时股东大会安保明显加强。从云泽山庄门口到会议中心均有安保人员把守,在会议室内,安保人员加上乐视网和酒店方面的工作人员,数量甚至超过了出席的股东数。

神秘的乐视网股东会,保安都比参会的股东多

云泽山庄国际会议中心外有多位安保人员

贾跃亭曾经的亲密战友、乐视网的现任董事长孙宏斌,也没有现身2月23日的临时股东大会。

不过,与会的乐视网高管,显然不愿到场股东将其理解为“逃避”。

一位自称持有乐视网股票5年以上的股东在现场表示,来现场参会就是想见见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但孙宏斌却缺席了本次会议,不过他仍然表示:“特别感谢孙总把(乐视网的)盘子接下来”。

乐视网董秘赵凯随即解释,孙宏斌有临时的行程安排,“(这)不代表没参加会议就是对新乐视的态度。”由融创方面派驻乐视网,现任乐视网董事、总经理的刘淑青也补充道:“确实老孙对乐视还是非常支持的,个人的精力投入还是非常大的。”

自乐视网1月24日复牌以来,先是持续了11个跌停,并经数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但仍有资金开始大胆“抄底”,2月22日乐视网出现涨停。2月23日,乐视网在股东大会召开期间,股价也迅速走高,盘中涨停。

尽管如此,这场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股东大会并未能透露太多实质性的利好消息。

在召开股东大会前一天,乐视网的一则公告显示,关于媒体所提到的“重整方案”,截至目前,公司未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方案及意向。

乐视网股东大会在云泽山庄举办

在交流环节,谈及乐视网和乐视影业未来家庭互联网娱乐的战略方向时,乐视网董事、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说:“方向都是没有问题,但我应该实事求是(地说),困难是巨大巨大巨大的。” 张昭连用了三个“巨大”来强调“困难”。

刘淑青也表示:“把乐视互联网基因和内容基因等很好结合起来,未来应该能走得很好,但也不得不面对眼前的困难。困难是非常非常大的,希望各位股东继续支持理解。”

对于巨额的关联交易问题,刘淑青说:回收难度非常高,但管理层没有放弃努力,一直和非上市体系沟通寻求解决方案,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实质性内容,“结果不是很多,但我们都在努力。”

按照乐视网在1月19日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贾跃亭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对乐视网存在75.3亿元的欠款,对公司业务经营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不过,在乐视网这则公告发布后,贾跃亭方面的乐视债务处理小组在1月22日发布声明称,乐视控股及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需要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左右,而不是乐视网公告中所称的75亿。

这起纠纷引发了孙宏斌和贾跃亭矛盾公开的猜测。

28365365体育投注 (https://www.fq101.com/saishiredianbaodao/2019/0430/116.html):神秘的乐视网股东会,保安都比参会的股东多